博亿堂b8123官网企业家网
微信扫一扫关注
博亿堂b8123官网企业家

本期杂志

您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策划 > 专题策划

郭树清首秀称民营银行不能变成少数人的提款机

发布日期:2017-03-03
在就任银监会主席三天后,郭树清迎来了他的“首秀”:在3月2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,畅谈银行业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发布会上谈及的话题范围更广,从银行资管产品、表外业务、债转股,到住房信贷、民营银行、互联网金融等热点问题,不一而足,郭树清都一一作答。赢得了外界“从容、坦率、机智”的评价。
“牛栏关猫”:资管产品监管制度缺失
郭树清在介绍环节提到,当前部分交叉性金融产品跨市场层层嵌套,底层资产看不见底,最终流向无人知晓。这种现象的产生,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监管制度缺失。他将之比喻为“牛栏里关猫”,在他看来,没有完善的监管制度,银行业经营必然引发严重的风险暴露。郭树清说道:“由于监管主体不一样,法律规章也不一样,确实出现了一些混乱,导致了一部分资金所谓的脱实向虚,我们正在研究一个共同的监管办法。”目前商业银行、信托、基金、证券,包括保险公司都在开展资产管理业务。根据银监会的数据,截至2015年年底,上述机构的资管规模合计达到了90.4万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0%。银监会副主席曹宇补充道,资管业务在银行业中主要指理财业务,截至2016年底,全国银行业理财资金账面余额大数为30万亿元,为客户创造收益9773亿元。银监会将进一步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的规制建设,加强监管。一是引导理财产品更多地投向标准化金融资产;二是要求理财产品与所投资产相对应,单独管理、单独建账、单独核算;三是严控期限错配和杠杆投资,不得开展滚动发售、混合运作、期限错配、分离定价的资金池理财业务;四是严格控制嵌套投资,加强银行理财对接资管计划和委外投资的监管,强化穿透管理,缩短融资链条。据他透露,目前由人民银行牵头、会同三会正在制定统一的资产管理产品标准规制,“进展很顺利”,银监会将积极配合人民银行和其他部门做好相关工作。此外,银监会的理财新规也已经修改了很长时间,“针对当前的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,我们正在研究制定新的理财管理办法,目的还是要推动银行理财业务规范转型,这个办法基本成熟了。”
要把该纳入表内的业务纳入表内
对于近几年银行非信贷资产增长较快引发潜在风险的问题,郭树清认为,这需要视不同银行、不同产品的具体情况来决定,但是总的趋势是要把该纳入表内的业务纳入表内,“这是一个基本的审慎原则。”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介绍,近年来,随着金融市场 化程度不断提升,利率市场化不断推进,银行的综合化经营也在不断发展,确实出现了两个明显的变化:一是银行非信贷资产快速增长,有些银行非信贷资产已经超过了它的信贷资产,;二是表外业务也在不断地扩大,有些银行表外业务超过了表内业务。这种情况的出现,一方面是市场化程度提高的结果。同时也是监管上的某种考虑,就是不断鼓励银行资产和负债多元化,利润收入多元化,不想银行的风险过于集中。对于该现象,王兆星认为,应该有所区分地看待,虽然这里面确实有规避监管、监管套利的成份,也有一部分银行信贷资金没有转入实体经济而在金融体系内部循环。但是作为监管层,并不是一味地坚决反对和阻止银行多元化的发展,而应该更多地聚焦于它的风险。一是促进银行的信贷资金,不管是通过信贷渠道还是通过其他方式,都能进入到实体经济,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;二是确保风险是可控的、透明的;三是根据它的风险,要及时提足拨备,夯实资本,来抵御可能出现的风险。
实施差别化的房地产信贷政策
中国的个人住房信贷在2016年创下“天量”。根据央行公布的季度金融统计数据,2016年前三季度住房贷款累计新增3.63万亿元,同比多增1.8万亿元,几乎相当于2015年同期新增住房贷款的一倍。2016年全年个人住房贷款比年初增加 4.8万亿元,同比多增 2.3万亿元。据郭树清介绍,2016年银行贷款大概1/4投向了房地产,新增贷款中45%是房地产贷款,近一两年居民贷款购房的比重在明显升高,因此银行业非常关注房地产泡沫风险。王兆星补充到,从银行角度来说,更希望房地产市场稳定、健康发展,既不能出现巨大的泡沫,也不愿意看到巨大的波动。因此,在房地产信贷政策方面,银监会采取差别化的政策:对带有泡沫和投机性的房地产信贷需求要加以限制;对于一些房地产库存过大的三四线城市,在信贷上要给予考虑;在城市化过程中,住房需求特别是基本的住房刚性需求,应该给予信贷支持,“这样做既能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、稳定发展,也能使得银行信贷资产更加安全。”
抓“牛鼻子”:债转股已签约4300亿元
2016年10月,国务院出台了《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》及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》。其中,市场化债转股成为降低企业杠杆率的重要一环。郭树清提到,债转股强调两句话:一是市场化,一是法制化,不搞行政命令、不搞行政谈判,监管层没有指标计划,完全是由当事各方自觉自愿协商谈判。但是,扭亏无望、已失去生存发展前景的“僵尸企业”禁止作为市场化债转股的对象。据他介绍,目前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4300多亿元,实施金额为400多亿元。“从我的工作经历来看,债委会的形式是一个很好的办法。”郭树清说道,他以山东矿物集团债务重组为例,其中债委会就发挥了很好的作用,先后谈判了四十多次,最后达成了一个各方都比较满意的结果,使债务得到了重组。从2016年开始,银监会推动建立债权人委员会制度(简称债委会),对于债务规模较大且涉及三家以上债权银行的客户,成立债权人委员会,按照“尽早介入、一企一策”的原则,集体研究确定增贷、稳贷、减贷、重组等处置措施。曹宇透露,截至2016年底,全国已经成立债委会12836家,涉及用信金额约14.85万亿元。此外,包括农行、工行在内的金融机构,已经先后成立资产管理公司,专司债转股业务。王兆星介绍称,目前已经有一批资管公司报到了国务院,银监会对新设立的资管公司业务范围、功能、资金来源都会有相应要求。
民营银行不能变成少数人的提款机
据腾讯财经统计,截至目前,已有8家民营银行开业,还有9家已经批准筹建。按照银监会“成熟一家、批设一家、办好一家”的原则,民营银行的申设正逐步走向常态化。郭树清评价称,民营资本进入金融市场是挺好事情,特别是对一些金融服务不能覆盖或者覆盖不足,竞争不充分地方更有必要。但他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,即民营银行千万不能办成少数人或者少数资本控制的银行,变成自己的提款机,进行关联交易,这后果很严重;此外,吸收公众存款,然后用于自己特殊目的投资,风险会非常大,“我们特别需要防范这一现象。”据曹宇介绍,民营银行从2014年开始试点,2015年全面进行制度准备,完善了民营银行的各项规则,到2016年民营银行正式进入常态化发展阶段。截至2016年底,8家开业的民营银行总资产大约为1800多亿元,贷款余额约800多亿元,“在短时间内就开始进行服务社会,服务经济这一项工作。”他评价道。
打铁还要自身硬:强调“三铁”传统
在开头介绍环节,郭树清用了较长篇幅来强调纪律和银行业队伍建设。他强调,“打铁还要自身硬”,银行业是经营风险的行业,银监会是监管经营风险的部门,必须增强同风险赛跑的意识,并且要跑在风险的前面。他还提出要弘扬银行业“三铁”传统:即“铁账本、铁算盘、铁规章”,坚决惩处内外勾结、监守自盗、利益输送、“吃拿卡要”等违规违法违纪行为。做到“守土有责、履职负责、失职问责”。此外,郭树清还点出部分银行存在的“干活不弯腰”、“坐地收钱”、“只收费不服务等“官商”作风,要求不断改进银行服务,持续提升市场研究能力和风险识别能力,在有效控制风险的前提下,开展金融创新,开发适销对路、量体裁衣的金融产品。